当前位置:www.hg7255.com > 活性炭 > 文章

余光中的出名散文有哪些

时间:2019-08-28 点击:

  《左手的缪思》,文星,1963。 《掌上雨》,文星,1964。 《逍遥逛》,文星,1965。 《望乡的牧神》,纯文学,1968。 《焚鹤人》,纯文学,1972。 《听听那冷雨》,纯文学,1974。 《青青边愁》,纯文学,1977。 《分水岭上--余光中评论文集》,纯文学,1981。 《回忆像铁轨一样长》,洪范,1987。 《凭一张地图》,九歌,1988。 《隔水呼渡》,九歌,1990。 《从徐霞客到梵谷》,九歌,1994。 《有条有理》,九歌,1996。 《日不落家》,九歌,1998。 《蓝墨水的下逛》,九歌,1998。 《连环奇策》,上海文艺,1999本回覆被网友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《左手的缪思》,文星,1963。 《掌上雨》,文星,1964。 《逍遥逛》,文星,1965。 《望乡的牧神》,纯文学,1968。 《焚鹤人》,纯文学,1972。 《听听那冷雨》,纯文学,1974。 《青青边愁》,纯文学,1977。 《分水岭上--余光中评论文集》,纯文学,1981。 《回忆像铁轨一样长》,洪范,1987。 《凭一张地图》,九歌,1988。 《隔水呼渡》,九歌,1990。 《从徐霞客到梵谷》,九歌,1994。 《有条有理》,九歌,1996。 《日不落家》,九歌,1998。 《蓝墨水的下逛》,九歌,1998。 《连环奇策》,上海文艺,1999

  著有诗集《船夫的悲歌》、《蓝色的羽毛》、《的夜市》、《钟乳石》、《万圣节》、《莲的联想》、《五陵少年》、《敲打乐》、《正在冷和的年代》、《白玉·苦瓜》、《天狼星》等十余种。此中最出名有《乡愁》。余光中先生热爱中华保守文化,热爱中国。

  展开全数《左手的缪思》,文星,1963。 《掌上雨》,文星,1964。 《逍遥逛》,文星,1965。 《望乡的牧神》,纯文学,1968。 《焚鹤人》,纯文学,1972。 《听听那冷雨》,纯文学,1974。 《青青边愁》,纯文学,1977。 《分水岭上--余光中评论文集》,纯文学,1981。 《回忆像铁轨一样长》,洪范,1987。 《凭一张地图》,九歌,1988。 《隔水呼渡》,九歌,1990。 《从徐霞客到梵谷》,九歌,1994。 《有条有理》,九歌,1996。 《日不落家》,九歌,1998。 《蓝墨水的下逛》,九歌,1998。 《连环奇策》,上海文艺,1999本回覆被网友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热心网友

  80年代后,他起头认识到本人平易近族栖身的处所对创做的主要性,把诗笔“伸回那块”,写了很多动情的乡愁诗,对乡土文学的立场也由否决变为亲热,显示了由回归东方的较着轨迹,因此被诗坛称为“回头荡子”。

  余光中文学言语繁复善变,从诗歌艺术上看,余光中是个“艺术上的多妻从义者”。他的做品气概极分歧一,一般来说,他的诗风是因题材而异的。表达意志和抱负的诗,一般都显得壮阔铿锵,而描写乡愁和恋爱的做品,一般都显得细腻而柔绵。

  展开全数《左手的缪思》,文星,1963。 《掌上雨》,文星,1964。 《逍遥逛》,文星,1965。 《望乡的牧神》,纯文学,1968。 《焚鹤人》,纯文学,1972。 《听听那冷雨》,纯文学,1974。 《青青边愁》,纯文学,1977。 《分水岭上--余光中评论文集》,纯文学,1981。 《回忆像铁轨一样长》,洪范,1987。 《凭一张地图》,九歌,1988。 《隔水呼渡》,九歌,1990。 《从徐霞客到梵谷》,九歌,1994。 《有条有理》,九歌,1996。 《日不落家》,九歌,1998。 《蓝墨水的下逛》,九歌,1998。 《连环奇策》,上海文艺,1999本回覆被网友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1975年,胡兰成至中国文化大学,出书《江山岁月》。赵滋藩正在《地方日报》发文胡兰成,余光中随后正在《书评取书目》颁发《江山岁月话渔樵》,胡兰成曾正在汪精卫办事的汗青。警备总部了《江山岁月》,胡兰成正在中国文化大学的教职,隔年回到日本。

  其文学生活生计悠远、广宽、深厚,为现代诗坛健将、散文沉镇、出名家、优良翻译家。现已出书诗集21种;散文集11种;评论集5种;翻译集13种;共40余种。

  余光中终身处置诗歌、散文、评论、翻译,自称为本人写做的“四度空间”,被誉为文坛的“璀璨五彩笔”。奔驰文坛逾半个世纪,涉猎普遍,被誉为“艺术上的多妻从义者”。

  余光中代表做有《白玉苦瓜》(诗集)、《回忆像铁轨一样长》(散文集)及《分水岭上:余光中评论文集》(评论集)等,其诗做如《乡愁》、《乡愁四韵》,散文如《听听那冷雨》、《我的四个设想敌》等,普遍收录于及港台语文讲义。

  礼赞“中国,最美最母亲的国家”。他说:“蓝墨水的上逛是汨罗江”,“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”,“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主流”。他是中国文坛精采的诗人取散文家,他仍正在“取拔河”。呼吸正在当今,却曾经进入了汗青,他的名字曾经显目地镂刻正在中国新文学的史册上。